一起“痛”“快”的民告官案件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5-08-27 15:16:42    文字:【】【】【

一起“痛”“快”的民告官案件

 

一说谢某的“痛”。

谢某,1972年出生,黑龙江五常人。因为一起民事纠纷,去对方家里要债时遇对方家以死威胁,拿着农药瓶要喝农药。谢某无奈之下及时报警。当地派出所亦及时出警协调处理。时隔几天之后,谢某接到公安局电话,要求去公安机关配合调查,到达公安局以后让做尿样检测,说是有人举报谢某吸食毒品(经了解系欠钱的债务人向公安局举报),谢某对吸毒一事并不认可,也不配合尿检。当天被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被限制人身自由。经拘留所一个熟识的民警劝说,配合公安机关取了尿样。公安机关在取样以后并没有让谢某在尿样上签字,第二天又来取了一次,就这么拿走了。公安办案人员再次来见谢某时,是直接向其告知尿样检测结论是谢某吸食毒品,向其送达了《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决定对谢某强制隔离戒毒两年,随后谢某便被送往哈尔滨市戒毒所被强行限制人身自由。

在此介绍一下谢某被强制戒毒的场所,本人去会见过谢某多次,说是医院,其实就是一个挂着医院牌子的关押场所。每次去会见时总能看见无数个迷茫的面孔趴在一个个监室门的铁栅栏上,无助的看着我们这些自由走动的“外来人”。

会见谢某多次,他向我详细说明了事情的真实经过,分析他是遭人设计陷害,因为要债,先是以民事纠纷需配合调查为由被骗至公安机关,后被强制尿检,再后来被公安机关作出强制隔离戒毒两年的行政处罚。谢某本身经营公司,家里又上有老下有小,因为讨要欠款而被人恶意举报,然后公安机关莫名又高效的作出一系列动作,就决定限制谢某人身自由两年的时间,谢某说自从被抓以后没敢告诉家中老父母实情,也没敢告诉孩子自己去哪里了,正值炎炎夏日,谢某莫名的失去了人身自由。

 

二说律师的快。

接受委托之后,当日便已代理律师的身份去戒毒所找到张所长面谈,介绍了谢某的实际情况,后经张所长安排,本律师单独会见了谢某,研究了此事的解决方案。谢某告诉律师现在有人让其妻子出一百万,保证谢某几天可被释放,律师当时告诫其防止被骗。

处于谨慎考虑,本人同意给他半个月的时间,看其亲属协调处理的结果。经过耐心等待,在一天下午接到其妻电话,说想和律师面谈。见面后得知,代价是付出了不小,但是毫无进展。本律师又一次安排时间会见了谢某,谢某在戒毒所内也已经了解外面的情况。我让他在我起草的《行政复议申请书》上签名,我决定向哈尔滨市公安局行政复议,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此事。

由于对案情的充分了解,仔细研究了谢某被抓捕和处罚的细节,在戒毒所所长那里也得知了一些情况,本人有十足的信心把谢某身上的这两年的强制隔离戒毒决定给推翻,如果说为什么这样有信心,我只能说,基于事实!凭仗法律!

向市公安局递交材料时,市公安局的工作人员认真审核材料,告诉律师将材料留下,说需要研究研究再决定是否受理,并且不给相关回执也不予登记,当时我就预感,可能会被拖到超出行政复议法律规定期限,然后以提起复议超期为由让你告状无门。次日本律师又赴市公安局,找到相关人员商谈此事,但是此时我的取证秘器都在悄悄的工作中,我必须保留相关证据,以防不测。经过几天安静的等待还是没有消息,我便往公安局打了一个电话了解情况,但是电话那头一个女工作人员告诉我她没听说此人此事,当时我预感到我的顾虑要实现了。我又一次来到公安局,找到那个最初接待我的同志,我很友好,不仅说明了来意,也告知了我“无意”当中保留的证据···。

又是几次“友好”的交涉···,终于接到通知,原单位以“行政行为明显不当”为由做出了《撤销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

释放当天我和谢某的妻子来到了戒毒所,谢某出来时握着我的手,他流着眼泪,说了些没有逻辑的感谢的话。

我很高兴,毕竟辛苦没有白费,毕竟公安机关撤销了自己错误的决定,毕竟谢某洗脱了冤情。

现此案谢某对公安机关违法办案一事正在依法控告申诉,原民事纠纷案件人民法院也正在依法审理中。

联系我们

黑龙江龙洋律师事务所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哈尔滨大街640-1号金爵万象1号楼22层

电话:0451-88883299

邮编:150088

E-MAIL:longyanglaw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