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案必破”---- 有多少冤魂?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5-08-27 15:06:55    文字:【】【】【

“命案必破”---- 有多少冤魂?

因涉嫌强奸杀人犯罪,大学毕业生杨波涛已在看守所度过了十个春秋冬夏。十年来,他先后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无期徒刑,但均因“事实不清”被河南省高极人民法院发回重回,2013年8月,案件终于被商丘检察院撤诉。

平白无故的铁窗十年,杨波涛已从一个二十六岁的小伙子步入了中年。

十三年前的一起强奸杀人碎尸案,让杨波涛的人生发生巨大的变化。十年来,被告人家属和受害人家属都饱受煎熬,相信司法机关相关办案人员也是面临煎熬,因为被告人和被害人家属都在上访寻求真相,各方家属不断申诉、上访,正如他们所说“只想尽快要一个结果”。

任何有法律常识的人都明白,这一案件属于“三无案件”,受害人被害时间没有确定,被害第一现场没有确定,作案工具没有确定,装着尸块的黑色塑料袋上的指纹也不是杨波涛所留,至今也没有被害人体内男性排泄物与杨波涛的DNA对比。

杨波涛在2005年的上诉状中提到,之所以做出有罪供述,是因遭到了办案人员刑讯逼供,“他们连着17天17夜把我关在宾馆里,折磨得我出现各种幻觉、错觉,就像灵魂要飞出去一样”。笔者查阅新闻报道:在刑讯逼供期间,杨波涛的阴囊被“捏蛋专家”捏的肿成了大茄子,疼的死去活来,小便带血,头发被扯得大片脱落,腋毛阴毛被拔光,拳打脚踢,强灌屎尿,眼睛近视六百度不准戴眼镜,指认现场时要在公安人员带领试演后再录像,不止一次听到“你不招也行,一脚把你提下车,就说你要逃跑,乱枪打死,我照样立功受伤”等等,可以说各种手段用尽,只为得到判处杨波涛有罪的证据,只为执行“命案必破”的“正义要求”!

我们的民族经历过十年文革的残酷浩劫,作为个体的人已经相对更理性,更相信法治的科学性,更加尊重个案的公平和正义。

也许在文革期间,杨波涛这类案件中的被告人杨波涛不死才怪,而且还得追求让他“不得好死”的方式,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民众的心得到安慰,满足某种变态的低劣的要求。如果总是在追求安抚大多数民众的某种错误心态,而不加考虑少数人的权利,这就是变态的“多数人的暴政”,而且我们中的很多人随时会成为这种暴政面前的“少数人”。

近期媒体公布的诸多冤案,佘祥林、聂树斌、张氏叔侄···,还有多少个他们仍在监狱里迷茫的奢望着铁窗外的法治蓝天?还有多少个他们可能永远得不到平反?

庆幸吧,时代变了,法治在一点一点的进步,每一个个人都更有尊严和保障的活着。冷静的想一想不禁胆寒,在不崇尚法治的国度里,在“命案必破”的口号下,谁敢设想有多少人蒙冤?

笔者:宋星火

2014年2月28日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我们

黑龙江龙洋律师事务所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哈尔滨大街640-1号金爵万象1号楼22层

电话:0451-88883299

邮编:150088

E-MAIL:longyanglawger@163.com